記錄鴿交流

研究賽鴿歸巢本能

賽鴿是怎麼做到,從千萬里遙遠的地方準確的飛回故巢?曾經有兩羽賽鴿從越南飛回莫斯科的事蹟,而另一羽則是從西貢飛回法國。經由各種研究及實驗,將這些歸巢能力分為五派理論。

►第一派是經由太陽的導航

第一個相關證據是來自於,一九五三年馬休茲博士的實驗報告。賽鴿在有陽光的情況下被釋放,牠們朝著家的方向飛翔,而在沒有陽光的天空下被釋放的賽鴿,牠們反而失去了分辨方向的能力,各自朝不同的方向飛翔。

支持這項理論的學者,稱太陽在空中從東方往西方移動時,發現賽鴿對於太陽位置變化非常不熟悉,並提出賽鴿體內有生理時鐘,能夠使牠們生活規律,但是對賽鴿而言,週期並不會在同一時間開始,有時候稍早有時候稍晚,整個週期沒有完整的達到二十四小時,這個情況我們稱為「大約一天節律」。

而在這項實驗飛鼠是最好的例子,牠們活動的周期有二十三小時五十八分,但每一天卻僅有兩分鐘的錯誤,證實了動物有一個準確的生理時鐘,賽鴿在操練時,如果給予牠們一個小時的活動時間,牠們能迅速了解歸巢時間,大約一個小時就在下巢舍了,就像人睡覺也有生理時鐘,會在固定的時間醒來,這應該能算是第二個證據吧?

如果校正牠們活動的生物鐘,並且重新設定二十四小時的活動節律,會導致賽鴿的定向力失控,假如把牠們放置在一個,依舊有明暗循環週期的人造室內裡,室內的情況和室外的狀況不符合,假設黎明在上午六點來臨,而黃昏在下午下午六點時到來,但是放置賽鴿的地方在正午時開燈,而在午夜時關燈,經過四天後賽鴿的活動節律,被校正至同一時間開始,形成新的一輪活動週期。

牠們的生物鐘同時也慢了六個小時,牠們認為地上午六點,實際上已經正午六點鐘,這些賽鴿被釋放時,牠們皆飛離了正確的路線,而飛行航向更是偏離了九十三度,假如賽鴿以太陽作為牠們定向的部分引導,那麼太陽的移動會影響賽鴿的生物鐘,假設牠們在正午時被釋放,牠們所看見太陽的位置,會比原本依據的位置還偏離九十度,而另一項實驗是將牠們的生物鐘設定快十二個小時,牠們同樣飛離正確的方向,朝著相反的方向飛翔。

在春、秋分,太陽和地球的距離是最近的時候,由於軸心的傾斜,有了南、北回歸線以及四季的變化,也因為距離的遠近關係,在春分與秋分的前後各三天期間中,會發生大潮的現象,地球磁場也有些微小的改變,這期間就算天氣良好,賽鴿歸巢性也不理想。

英國鳥類學家密狄斯,認為賽鴿辨認方向的能力與氣候相關,他發現在明朗的天氣,賽鴿飛行時偏離正確路線,不超過四十一度到四十七度,但是在陰霾的氣候,誤差高達七十八到九十三度,賽鴿具備一種準確的時間感,使密狄斯聯想到賽鴿是根據太陽高度來辨認方向,因此牠們依據太陽高度來計算經、緯度,確認準確位置。

►第二派是根據磁場的導航

賽鴿若只單靠太陽定向歸巢,似乎還有許多疑問未解釋,例如陰霾的天氣有些賽鴿仍能做遠途歸巢,不論在陰或晴天進行飛翔比賽,依舊能分辨方向,而不能適應陰暗天氣的賽鴿,只要失去太陽或磁場任何一個要素就無法歸舍,能夠適應不良氣候的賽鴿,會利用脹絡板儲存路線和磁場感應就能平安歸返巢中,不過磁場變動的話,賽鴿就沒有能力飛回了。

美國物理學家葉格理認為,賽鴿身上有一種特殊的磁場感覺,因此牠們能夠根據地球的磁場來辨識方向,而另一位生物家發表一篇研究報告,宣稱賽鴿腦室有帶磁力的組織,這個組織在眼球內側一立方釐處,紐約州立大學的師生曾研究,他們以哈謨線圈繫於鴿子的頭和頸部,及在背上裝小型電池以供應電源,可使頭部附近產生相當一致的磁場,天氣晴朗時感應磁場影響較小,但遇到陰雨的天氣時,指南針受感應的直指上方,而賽鴿就往鴿舍的反方向飛去。

由於太陽閃光及黑子爆炸所產生的磁場變動影響,有時成群的賽鴿會在地震發生時歸返,在一九八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到七月五日,接連發生翔賽災難,氣象局給了一份天候的資料,發現整段賽程的上空皆被雲層所掩蔽,雲層厚度一百至兩百公尺,氣溫約達攝氏二十度,吹微弱的南風至西南風,沒有雨也沒有雷爆,也未曾出現局部性的霧。

那時候的賽事有四萬羽林堡區的幼鴿,中午於里昂出發,飛距約兩百公里,而布魯塞爾區有一千五百羽賽鴿,在早上十點於道爾丹出發,當天晚上八點半結束前卻還沒有賽鴿飛返,在拉班時區有兩千羽賽鴿於查圖洛斯的九點被釋出,飛距大約五百公里,當天十二點半飛返賽鴿只有四五羽,安特衛普區有兩千羽賽鴿於保提亞斯的早晨放出,飛距約六百公里,但到了黃昏卻只有二十羽安返。

後來得知六月二十八日,有許多無線電都遭遇無法收發任何訊息的情況,平常頻率標數可達到四至五之間,但當天的標數卻只有零,經過博士們研究等高面的地磁擾動布置圖後,發現在六月二十一日前,情況都還很正常,但是六月二十日後磁場的活動突然出現擾動,且不但出現大氣層、游離層受到衝擊,太陽X射線的輻射甚至到達凝固邊緣。

有人發現賽鴿在強力發電站附近,竟然喪失辨認方向的能力,反而朝著磁場的發射源飛去,又或地震時可能導致磁場改變,影響賽鴿歸返的時間,甚至無一飛返,柯丁根大學曾做過許多的實驗,其中一項是以毛玻片遮蓋賽鴿的眼睛,在一百多公里外釋放,大部分的賽鴿都能飛回鴿舍附近,而除去毛玻片後牠們立即飛回鴿舍,證明了賽鴿是利用地心引力的理論,主張「磁力說」的學者皆認為賽鴿的腦中有磁性,因而聯想了地球兩極的磁源,進而證實地磁導航的理論。

►第三派是由某些科學家舉例的嗅覺導航

這些科學家認為賽鴿的認航能力跟嗅覺有很大的關係,但是經過生物學家的反證,驗證了賽鴿的嗅覺器官並不發達,就算周圍噴發出非常刺激的味道,也不會使他的嗅覺神經有反應,鴿舍、鴿籠經常用木油,或某些含有刺激氣味的殺蟲劑來清洗,但賽鴿位曾有遲疑、呆滯的情況,亦或驚慌逃避,也有人讓感冒鼻塞的賽鴿參賽,但牠同樣能在正常的時間內規返舍中,由此可以確定賽鴿無法靠嗅覺導航。

►第四派是目視導航

眾所皆知賽鴿的視力很好,能夠將數十公里的景物收進眼中,賽鴿眼睛中有一百萬個左右的視細胞,但牠們的飛行最高極限僅有兩千公尺,超過的話賽鴿就無法承受大氣壓力,根據研究飛錯方向的賽鴿,不會依據地形、地物來判別調整方向,因此目力歸航的說詞無法通過。

►第五派是賽鴿透過本能導航

由於地球有23˚的傾斜,春季時太陽照射赤道,到了夏季太陽才照射到北回歸線,每天太陽的升起位置有少許變化,假設三個月之前的太陽與當天太陽的位置出現差異,但賽鴿卻能適時調整,是因為牠們必須習慣隨著太陽方位改變飛行角度,而以每一小時15˚做修正,在第二派提到的生物鐘,意思是說賽鴿藉著太陽斜道感應時間的觀念,決定牠們飛行的方向。